广告

歼20击落日本战机大 中国击落日本战机

综合媒体

本的日本国旗涂销。

据台湾媒体报道,为纪念对日抗战胜利70周年,台空军日前在新竹空军基地展示彩绘成二战时期“中国空军美籍志愿大队(即飞虎队)”鲨鱼头涂装的IDF与F-16战机。机上绘有日本国旗,象征战时被击落的日本战机。

该报道称,在日方私下向台湾方面表达“关切”时,台空军司令部曾表示,台防务部门为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执行F-16及IDF型战机纪念图腾彩绘涂装,除纪念先贤先烈伟大的爱国情操外,同时也为了还原历史真相,以彰显中国空军参与抗战的历史意义,吁请各界毋须联想。

不过才过几天,台有关方面便不敌日方“关切”,日前下令将日本国旗涂销。罗绍和称,台防务部门也支持空军司令部的决定。(中国台湾网王思羽)

北陵机场跑道 当年的生产厂区 陈放在航空博览园标有“满航”的石头界碑,就是日本侵华的罪证。

沈阳北陵机场是沈飞机场的前身,有着85年的悠久历史和许多曲折的传奇故事。

沈阳北陵机场的兴建始于1930年9月,当时东北边防军司令兼航空军司令张学良命令东北边防军修筑北陵机场,其目的是为了扩充空军的实力,建立东北航空工厂。

其实在沈阳北陵公园的东北部修建机场,东北边防军内部有着许多不同意见,一些高级将领争论不休,最后还是张学良一锤定音,拍板决定在靠近沈阳北陵公园东北部建设飞机场。

当初为什么选择在此修建飞机场,有什么特殊的历史含义呢?

这个地方一般人觉得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从其传承的历史文化上来看,在此地建飞机场却又特殊而深远的含义。据皇姑文史资料记载:“横亘东西,位于沈阳市区北部画一条线,起点是辉山,沿着天柱山(福陵即东陵)一路走来,经过东山咀子、二台子,再到隆业山(昭陵即北陵),最后到塔湾为终点,这条线被誉为沈阳的‘龙岗’地脊。”况且东陵和北陵也是纪念满清的开国之君,多方考虑,张学良最终选择在此建设机场。他一边着手兴建北陵机场,一边与荷兰弗克飞机制造公司(以下简称弗克公司)就建设东北航空工厂的相关事宜进行沟通。

弗克公司对此高度关注,表现出非常积极的态度,除了派专人来沈阳协商建厂事宜之外,还特意派了两名飞行员,驾驶着两架战机为张学良做飞行表演。通过空中展示飞行和地面参观考察,双方对飞行性能和建厂事项彼此达成合作,很快就进入了建厂的准备工作。

1931年4月4日,张学良与弗克公司的出口经理兼谈判代表诺许先生签订了相关协议;5月26日,诺许先生将《东北航空工厂组织大纲》呈报给张学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北陵机场即将竣工之际,爆发了“九·一八”日军侵略沈阳事件。随后,东北沦陷,张学良建设东北航空工厂的计划随之破灭,但却为东北航空工业的后来发展留下了伏笔。

1930年,张学良在沈阳的北大门兴建北陵机场,也有着重要的军事战略意义。野心勃勃的日军侵占沈阳后,不仅派驻了大量军队,还在此进行了“满航”工厂的建设,用来修理组装飞机。日军占领沈阳北陵机场长达15年之久,现在沈飞航空博览园二楼东厅展出的一块石头界碑就是了日本侵略的历史罪证。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我们要铭记历史,牢记“落后就要挨打”的历史教训,只有增强国力强盛,百姓才能幸福安康。

1945年日本投降后,蒋介石集团在美国的帮助下,派空军100多人从汉口起飞,乘飞机来抢占北陵机场,并在此建立了“北陵空军站”,后来该站划归国民党空军第十三区司令部,组建了飞行供应中队和空军维护组。 1946年5月23日,蒋介石携夫人宋美龄乘专机首次来沈阳,当时的沈阳也没有像样的机场,蒋介石的专机来去都是在沈阳北陵机场,当时的政府官员还在北陵机场举行了迎送仪式。辽沈战役中,蒋介石曾5次乘专机来沈阳督战。其中,1948年10月25日最后一次来沈阳,其专机同样在北陵机场降落,蒋介石没有下飞机,在机舱内召见了杜聿明和卫立煌等国民党高级将领,这次会见后,辽沈战役的大决战以蒋介石的失败而告终。

1948年11月2日,东北野战军首先进城,以东北航校第一飞行大队大队长刘风为首的飞行大队接收了沈阳北陵机场。

“沈阳刚解放头几天,还有国民党起义的飞行员驾驶着美国P-51野马战机来北陵机场投诚,我军指战员非常欢迎,当时的沈阳市市长还接见了投诚的飞行员。”从东北航校机务处来沈阳后,曾任五厂生产技术股股长的宋协隆这样说道。

航空工业部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