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男人穿高跟鞋外出 男穿女装高跟鞋

综合媒体

做:观众缘。秀爱与金来沅,他们是有观众缘的演员。两位颇有观众缘的演员,以已然提高的水准继续诠释着他们在剧中性格复杂的角色,继续演绎着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戏份——
在他和她会面的最后,他说了要结婚,要整理这一切的话,可是她居然没有挽留,竟然还在笑,他说不想看到她那么笑,可是她还在笑,笑着哭,虽然有过感情经历,或是上了年纪的观众都能看得出来女方这时候的笑真比哭还要痛上百倍,可是她依然还是在笑。他开始难受了,没有人能这么做,哪怕是最后一次见面,最后一次道别,还能这么做,看来,他说了要分手要整理的话,似乎是在等她挽留,可是她没有挽留,只是让他去,还一直坚持说自己没什么。
痛,也装作是不痛,恨,也装作是不恨,辛苦也看作是快乐。她的痛就是这么深。
我很喜欢看金编剧的戏,因为,在观看过程中真的可以用安心两个字来形容,无论怎样的离谱,都有办法自圆其说,而且圆得好,圆得妙,圆得让人不得不叹:
韩国就只有一个金秀贤。
就在观众要开始质疑剧情合理性的时候,这位精于细节描写的老人,马上会给出若干细腻动人的小细节来说明:判断没有错,确实如此,而且还顺便用她惯用的娴熟笔触变作尖利的指甲来搔搔观众的心,让你看了之后,心里真是什么滋味都有啊。此前观众已经见到了女主人公那样急切地来会面,而且衣装特意做了安排,那是一种低调地性感,隐隐地透露,却明白地掩饰,只有靠近的人才可以看得到她的用心与安排。也只能说,性感是一种气质,并不是批块破布,或者光着膀子就真成了性感,俗艳与性感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东西,最起码,气质是装不出来的。而在分手之后,女主人公居然在停车场崴了脚,因为她穿了特别高跟的鞋子。看着他暴怒大吼要她穿平跟鞋的样子,他是为她好,不希望她穿高跟鞋,只有真正设身处地为人着想的爱人才会这么做,可是她偏不干,不是不识好歹,而是想让他看到她最美的样子。其实,在高跟鞋这个问题上,他和她的出发点是一样的,都是为了爱。只是,为了爱之外的人和事,他们不能再在一起了。当然,受伤的不止他一人,她也很受伤,可是他的依恋之情更深,更加不舍,他打电话,他留言,他短信,就是为了她的一个回复。可是,她自己所说,她不接电话,按下留言不表露,不回复短信,为的是不再让自己受伤。
其实,对自己的保护,会让自己受伤更痛,因为伤痛没有直面的时候,就无法愈合。
当然,之后出现的人和事会让观众彻底了解到他和她分手的理由:
他和青梅竹马相见的人,早已谈婚论嫁,双方家世不相当,男方家是倚仗女方家势存活,而女方家长从骨子里看不起男方家人,而他要结婚的对象,真的是个天真可爱的女孩子,可爱到情商也许只有十五岁,甚至更小。而深爱着他的她,只是个孤儿,什么都没有,根本没有任何能够被接纳的先天或是后天条件,她有的只有自尊心和一支笔。噢 ,还有还有,还有一门温暖直爽善良的亲戚,姑母唠叨而心软,姑父沉默而明白,表姐是刀子嘴豆腐心,姐夫热情又赖皮,她还有个好哥哥,有个懂事的弟弟。写到这里,我想说一句很俗的话:
在剧中,有李尚禹演员这样俊朗善良的表哥在民,再有朴有焕演员这么调皮可爱的弟弟,这么俏皮美丽的舒妍,她真是前世救了国家。
可是,哪怕有这些可亲可爱的亲人,舒妍的命运也一样悲惨——
父亲早逝,母亲弃家而去,只剩下她和弟弟,所以她从小就是这个孩子的家长,姐兼父母之职,她就是弟弟唯一的亲人,在这样的环境里,她学会了老成地待人处事,善于掩饰自己的感情,哪怕痛苦也要装作欢乐,哪怕悲哀也要装作不在乎。
这么痛苦的过活,在民哥怎么会不知道,他从一开始就警告过自己的老同学好朋友,可是那位不听,或者说,在炽热的男女之情面前,他早就把朋友的告诫抛到了九霄云外,他只要爱,只要这一时刻之爱。而今,这样的人终于尝到了苦果,要去找朋友来诉说,拜托他多多照应他自己的表妹。
写到这里,还应该再插一句:看金编剧的作品,安心不仅在于剧情细节部分,还在于角色安排,男一就是男一,绝不会混淆,女一就是女一,不会让人糊涂。只要看到他的未婚妻那么天真地出现,只要看到在民心疼的眼神,我就知道他们不是第一男女主角,但是他们却是优秀的对手戏安排者,从中会迸发火花,会给观众带来更多惊喜。我也很高兴金秀贤编剧选择了让人舒心的两位演员郑柔美和李尚禹来演出这次的角色。在好些年以前,为了帮助喜爱李尚禹的人们看到更多关于他的作品,我甚至资助了他的一部冷门电影作品【阁楼的大象】的制作翻译,在那一年的除夕之夜,拜托老朋友Kit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