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济科与马拉多纳谁更强

综合媒体

录像机,他自己把开幕式还重新编辑一遍,经常自己重温。

《尘埃落定》让阿来获得第五届茅盾文学奖,很多读者不知道,这部现代文学经典之作的酝酿诞生过程,也充满了浓浓的足球味。阿来说,“写《尘埃落定》那年,恰好遇到1994年美国世界杯。很多时候我为了看球,停止写作,看完了才能接着写。几乎相当于停工一个月。”但阿来觉得很值得。在阿来的观念中,体育运动和写作是一回事,真正的球星都是能够真正享受这项运动带来快乐的人,好的作家也是一样,能体会到写作带来的乐趣,而不是事先就把写作的目的设定为拿奖。

到现场看世界杯,是每一个球迷的梦想。阿来也不例外。2006年,阿来在德国,眼瞅着马上就可以看世界杯了,结果却因为有急事,阿来不得不与德国世界杯擦肩而过。这也在阿来心中埋下了不小的遗憾。2010年,阿来与余华、池莉等作家一起去南非看世界杯。为此他还推掉了《格萨尔王》英文版的首发式,“毕竟世界杯四年才一次,不能再错过。”

阿来说,喜欢现场看球的感觉,“不只是看球队精彩或者不精彩的表演,还要看看那些球迷,置身到他们中间,去欢呼,去叹息,去听,去看……而在电视里看球,对于排兵布阵,你都只能去想象。但在现场,全场的球员位置和布阵都一目了然,更重要的是,你可以自己独立思考,不会被电视左右你的思想。”

张炜

喜爱足球要有理性

山东省作协主席张炜很喜欢足球,他认为足球具有相当的娱乐性,它不仅是一项体育,同时还是一门艺术,足球表现出的美感和力量非常引人入胜。

同时,张炜也指出,任何一项体育运动,其最基本的作用应该是增强人们的体质,民众对足球的狂热要有理性有节制,不要把它和一些丑陋的东西,如性、赌博、贿赂、商业操作、浪费等结合起来。“尤其对我们国家来说,足球上的浪费现象十分严重,巨大的财力投入使得城市与乡村居民正常的生活空间、锻炼空间受到了损害,不利于全民健身。”张炜说,所有的体育活动,一旦进入狂热的竞技状态,就走向了它的反面,不仅不会提高、提升群众的体育锻炼,反而会使人们进入一种无序状态,对人们的健康生活没有好处。狂热的竞技体育是人们生活中的一种毒瘤,会使人上瘾,危害很大!哪里有狂热的竞技,哪里就有黑幕和资本操作。

张炜说,现在已经不是人类社会的原始时期,那时候人们要和动物竞争,必须更快、更强、更壮,比如古希腊的奥林匹亚精神,基于人们原始状态下的生存需要;而现在是思想的时代,人们靠头脑生存而不是靠四肢发达,应该注重道德、伦理、文化的建设。

肖复兴

不狂热就不叫球迷

《人民文学》副总编肖复兴对球迷的狂热给予了充分的理解,因为足球本身就是一项充满激情的运动,而且四年才有一次,世界杯让人们褪去了平时比较拘谨、克制的外衣,给每一个普通人提供了一个宣泄激情、张扬个性的机会。人们平常的生活四平八稳,世界杯给观众带来展示强烈的喜怒哀乐的舞台,调动起人们全部的兴趣与热情,因此“最好不要教育球迷保持冷静”。

肖复兴认为,中国足球走到今天,不是哪一种单一因素造成的结果,而是我们的文化、经济、思想、道德水准等等各种因素的一个综合反映。肖复兴介绍,不久前他在一个场合碰到摇滚歌手崔健,崔健说中国现在有“三弱”,一是摇滚弱,二是足球弱,三是建筑弱。“我完全赞同这种说法,这三弱都是一种综合症,不管投入多大,短时期内都不会有彻底的改变”。

迟子建

世界杯跟度蜜月一样

著名女作家迟子建是个不折不扣的女球迷。她认为没有哪个节日,会比世界杯更撩人心魄。这个节日虽然四年才一次,但会持续一个月,这简直跟蜜月一样,让人陶醉。“我当然会全身心地看,尽量在此期间不外出。冰箱里要塞满哈尔滨的啤酒和红肠,随时为赏心悦目的比赛而举杯!”迟子建说,1998年写作《伪满洲国》时,适逢法国世界杯,她毫不犹豫地停下笔来。南非世界杯期间,她也不会写作。“我要看的场次太多了,已经把赛程表放在案头,勾画了一些必看的场次。中国足球在打假,而一水之隔的朝鲜队却在2010年真刀真枪冲入了世界杯,羡煞我也。在我两岁的那年,朝鲜队在世界杯上战胜了意大利队,闯入八强。而韩国队在2002年的世界杯上杀入了四强。总之我挺关心亚洲球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