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那就算了吧张一山 张一山女朋友曝光

综合媒体

侃,但也说出了几乎每个童星都会遇到的“成长瓶颈期”,他们害怕被标签化,比任何人都需要一部堪称转型的代表作。在这渐渐被人淡忘的12年里,张一山很少参加活动,也很少接受采访,踏实上学,每年稳定地接两三部戏,可惜反响平平;即便出现在公众的视野,多半也跟在诸如“长残童星排行榜”之类的关键词后。

他也曾设想,假如没有误打误撞进入演戏这行当,自己还能做什么,“如果当时没遇到《家有儿女》,童年肯定没那么辛苦”。但对于演员这份职业,却从没想过放弃,“我早就认定这是我的职业了,这些年一直在拍戏,只是没有《余罪》这么火”。在一部又一部的作品中,他慢慢沉淀自己,“小时候我不懂什么是演戏,也不懂如何塑造一个角色,更多的是靠天赋和灵气。现在的我才是真正用自己的方式去塑造人物,凭着对艺术、对角色和对剧本的感觉,创造理想中的东西”。他明白了身为一个演员,比天分更重要的是努力,“我相信天道酬勤,况且我也没那么大野心,能做一个好的演员就很开心了”。

张一山 “我也不是凭这张脸而活”

有人说,张一山身上有一种老北京人的特质——别人好与不好,那是人家的事,跟我没多大关系;自己的事情别人怎么看,无所谓。的确,问他怕不怕被比较,他说早就习惯了,“从小就被别人比较了很长时间,所以,基本上别人的言语和意见不会影响我做事做人的风格”。问他在这个看脸的时代,被评价“长残了”会不会失落,他说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我也不是凭这张脸而活”。问他介不介意被标签化,他说从没担心过,“标签往往是因为这个角色刻画得成功,才让大家记住,我反而觉得这是种肯定”。

如今,正在拍摄人生中第一部古装戏《重耳传》的张一山,工作量和强度相比以往增加了很多,“每天穿这一身行头挺累的,而且台词也没那么生活化了,必须规规矩矩的。客观地说,古装戏更累,要求也更多”。不拍戏的时候,他不怎么上网,也不爱玩游戏,对旅游也没什么兴趣。除了和朋友们一起撸串喝酒侃大山,他还会把发呆当作放松的方式。“演戏的时候比较忙乱,所以平时就愿意做点安静的事,甚至会让自己处于放空的状态,什么也不想。其实我本人的生活是非常非常无聊的。”

对于私生活,他藏得死死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的性格并不适合做公众人物,因为我不太愿意去秀,也不太愿意把自己的事拿出来跟大家分享。这是自己的性格原因。”偏偏,就是有一群粉丝,喜欢他这个范儿。

在越来越多的人高呼“颜值即正义”之际,如果有一人敢站出来说:“就算这是个看脸的时代,我也可以凭演技赢回来。”这难道还不够帅吗?(记者 殷茵)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