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赖雨濛宋祖儿 陈柏霖夸宋祖儿

综合媒体

草薙京1号,NESTS(音巢)组织制造的“草薙京”克隆人型号之一,首次在《拳皇99》中登场。

黑童话:从小红帽到血红帽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赵菲菲 发自北京 善于生产童话的好莱坞最近突然迷上“黑童话”,已经或筹备拍摄的此类影片有十几部,它们的共同特点就是“儿童不宜”。比如华纳兄弟公司今年3月出品的《血红帽》就进述了一个有关背叛、邪恶、暴力和情爱的故事:小红帽的父母要把她许配给村里的富二代,但她爱上一个身世不明的樵夫;村里接连死人,先是小红帽的妹妹,然后是富二代的爸爸,凶手是小红帽的爸爸——他原来是个狼人,因为发现小红帽的妹妹是小红帽她妈和富二代他爸的私生子而失控;狼人爸爸也要把小红帽变成狼人,樵夫赶来,双方一场恶斗,最终小红帽用一只戴银指甲的断手杀死爸爸,而樵夫因为被狼人咬伤而注定要变成狼人,他承诺将在控制住内心的野兽后再回来找她……这部由凯瑟琳·哈德韦克执导的惊悚奇幻爱情片与她之前的作品《暮光之城》异曲同工:苍白的面孔、幽暗的森林和血腥的场面难掩其肥皂剧本质。除了小红帽,白雪公主也转世投胎,分别出演《白雪公主与猎人》和《格林兄弟的白雪公主》:前一部影片里,白雪公主拒绝贤良淑德,逆来顺受,在猎人的调教下拿起武器对抗邪恶的皇后;后一部影片中,七个小矮人成了强盗,帮助白雪公主从皇后手中夺回王国。此外,《美女与野兽》、《彼得·潘》、《睡美人》和《绿野仙踪》也都将以“成人童话”的形式搬上银幕。格林兄弟:
删减暴力、保留部分“邪恶”“黑童话”常常拿小红帽和白雪公主做主角,这并非偶然。她们是格林童话中最著名的人物,而格林童话又是全世界发行量最大的童话,传播范围堪比《圣经》。格林童话不同于安徒生童话:后者是安徒生的文学创作,抒发了作者对真善美的渴求;前者则是格林兄弟搜集编著的民间故事,“原生态”色彩浓厚,体现了时代的风貌和道德观。《格林童话》的德文原版叫《儿童与家庭故事集》。1812年第一版问世,1857年出到第7版,中国读者看到的格林童话基本都是从这最后一个版本翻译过来的。格林兄弟为什么在长达45年的时间里不断改写修订呢?原因很简单:他们要让这些故事更适于“儿童与家庭”。在格林兄弟的时代以前并不存在所谓“童话”,也就是专门给孩子读的故事,因为社会根本没有“儿童”的概念。很多学者都指出,童年是工业革命后才“被发现的”。在此以前,儿童存活率很低,活下来的都是“小大人”,早早就担负起传宗接代和养家糊口的重任。工业革命使人们从农村来到城市,带来中产阶级和一个个小家庭,儿童这时才被注意到,童年阶段的特殊需求,比如玩耍和教育,也越来越得到认可。格林童话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诞生的。所以,原始版本的格林童话和今天人们耳熟能详的格林童话有很大区别。比如,在《睡美人》中,沉睡中的公主不是因为王子的深情一吻苏醒过来,而是惨遭亲生父亲(国王)的强暴,并在9个月后生下一对双胞胎,其中一个婴儿吮吸她的手指,把那块使她沉睡的亚麻纤维吮掉了,她才醒来。《白雪公主》里狠毒的皇后不是她的继母,而是她的生母;白雪公主死而复生的过程也相当惊人——王子太爱白雪公主了,见不到她就茶饭不思,所以走到哪儿都让仆人们抬着她的棺材跟着,终于有个仆人受不了了,打开棺材,把白雪公主举起来说:你这个死了的女孩,让我们一天遭够了罪,一边说一边在白雪公主后背一阵乱拍,那片毒苹果被拍了出来,白雪公主得以复活。性、Luan伦、恋尸、母亲杀孩子……这样的故事的确不太适合儿童,所以格林兄弟进行了删改。不过,为了表现受害者的苦难和恶棍的邪恶,他们仍然保留一定程度的暴力情节,即使最后的版本今天看来仍然血腥恐怖,甚至有点黑色幽
展开全文